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江畔何人初见月

更新时间:2021-07-05 10:24:33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畔何人初见月 司马蓝乔 著

已完结 江盼月魏子昂

主角叫江盼月魏子昂的小说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本小说的作者是司马蓝乔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恋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曾几何时,我以为你是天边皎洁的月,我是伴在你身边的灿烂的星。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只是一块丑陋的陨石,完全配不上你的光芒!...

精彩章节试读:

“爸,妈,女儿不孝,好久都没来看你们。”对着墓碑上慈祥的面容,江盼月的眼泪夺眶而出。

“都说父母不赞成的婚姻,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我还以为自己会是个例外……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爸,妈,我好想你们。”

江盼月有心诉说自己在婚姻中的委屈,可尝试过她才发现,即便到了这个地步,她仍不愿说魏子昂的半个“不”字。

一直在墓地坐到黄昏,她才起身回家。

才进门,江盼月发现大伯母来了,想必是从江悦然口中听到她患病的消息,才特地来探望她吧。

“都这么晚了,子昂怎么还没回来?”大伯母皱着眉问,她是老派人,想当然的认为身为丈夫就该顾家,尤其是在妻子患重病的情况下。

江盼月赶紧替魏子昂解释,说他工作忙,应酬多。

“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你啊!盼月,你不会还没跟他说你生病的事吧?”大伯母意识到什么。

生怕被张妈听见,江盼月赶紧压低声音,“大伯母,这件事千万别告诉魏子昂。”

大伯母又是心疼,又是不解,“为什么不告诉他?你明明最需要他的照顾!”

江盼月苦笑,她想要的是魏子昂的感情,而不是同情。

况且……如果魏子昂连同情都不给她,她岂不是颜面扫地?

“大伯母,总之你一定要听我的,我自有主意。”江盼月坚定的说。

大伯母虽觉不妥,却不好违逆江盼月的意思,大伯那边离不开人,她不能久留,谢绝了江盼月留她吃晚饭的请求,聊了几句之后大伯母匆匆告辞了。

是日,魏子昂彻夜未归。

江盼月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下的,感觉才闭上眼睛,闹钟就响了。

今天是魏子昂表妹结婚的日子,这种场合,江盼月必须到场。

匆匆赶至宴会厅,里面已经聚了好多人。

人群当中,江盼月一眼便看到了魏子昂,在江盼月的眼中,他永远是最耀眼的存在。

正要迎上去时,一条雪白纤细的手臂挽上了魏子昂的胳膊,是唐若萱!

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魏子昂居然堂而皇之的把唐若萱带来了,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江盼月的身子晃了晃,几乎要晕倒。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扶住江盼月的后腰。

回头一看,江盼月惊讶的低呼一声,“文轩,你怎么也来了?”

尤文轩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关切,他来的比较早,把魏子昂和唐若萱的互动看在眼中,自然理解江盼月的心境,可他知道江盼月自尊心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笑着解释道:“新郎是我关系特别要好的学弟。”

江盼月点点头,自觉的与尤文轩拉开一段距离。

魏子昂可以不顾她的感受和颜面,她却不能。

尤文轩的手尴尬的停留在半空,片刻后若无其事的放下。

“盼月,昨天悦然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你……”尤文轩语气关切。

江盼月匆忙打断尤文轩的话,“别听她胡说,我没事的。”

她正想找借口避开,手臂却被尤文轩扯住,“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有人会心疼。”

说话间目光灼灼,那份赤诚一如当年。

江盼月几乎落下泪来,这番话她多希望是出自另一人之口!

“放开我,求你了。”她几乎是哀求着说。

尤文轩纵然不忍,也只能失望的松开手,他低低的补充一句,“盼月,我随时在医院等你。”

江盼月胡乱答应一声,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不等她把气喘匀,身旁有人递过来一杯酒。

抬头一看,唐若萱嘴角含笑,明眸中满是挑衅。

“尤大少真是专情,你都结婚三年了,他还不死心。”唐若萱边说边朝尤文轩的方向看去。

江盼月没接唐若萱的酒,“我跟文轩家中是世交,除此之外,并无私情。”

唐若萱“啧啧”两声,同时煞有介事的摇摇头,一脸不信,“朋友?是那种朋友吧!”

江盼月的脸瞬间涨的通红,感觉受到莫大的侮辱,“清者自清,少用你那龌龊心思揣度别人!”

她感到一阵头痛,眼前也变得模糊,不行,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唐若萱笑的更加欢畅,她拈着细细的红酒杯脚,表情清纯无邪,说出的话却无比恶毒,“别装了,就你跟尤文轩之间那点破事,我早就知道了。你别担心,我不会跟子昂说的,一来子昂不喜欢多话的女人。”

停顿一下,她压低声音说道:“二来就算子昂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的,你在他心中就是无关紧要的玩意,哪怕你出去卖……”

江盼月忍无可忍,用尽全身力气甩了唐若萱一个耳光。

比耳光声更响亮的是酒杯落地的碎裂声。

唐若萱摔倒在地,一只手紧紧捂住被打的半边脸,眼中流露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盼月,你误会了,我跟子昂没什么的,今天只是碰巧遇上了,我以后避着他,你别生我的气……”唐若萱宛若受惊的小鹿,浑身瑟瑟发抖。

江盼月头痛欲裂,不愿与唐若萱纠缠下去,才一转身,迎面几乎撞上魏子昂。

“啪!”

魏子昂一言不发,直接甩了江盼月一耳光,巨大的冲力把她扇倒在地,不偏不巧,手臂正落在碎玻璃上,鲜红瞬间涌了出来。

小说《江畔何人初见月》 第三章 他不在乎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