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龙傲天下萧峥

更新时间:2022-04-22 04:48:09

龙傲天下萧峥

龙傲天下萧峥 笔龙胆 著

连载中 萧峥陈虹

《龙傲天下萧峥》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官场职场小说,小说的作者是笔龙胆,主角叫萧峥陈虹,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精彩章节试读:

萧峥瞬间有些紧张了,脸色一红。

小月见调戏他成功,不禁莞尔一笑。

“你要是缺钱我也可以帮你的。”

小月跟家人谈起过萧峥救了她的事,当时她家人说,让她再跟萧峥见一面,最好是问他还有没有其他要求?就算是需要几十、上百万的钱,能一次性解决,就解决了。所以,才有了这次叫萧峥出来,才有了这样的对话。

“钱?”萧峥突然就想到了房子的事,陈虹和她家人都要求他买一个百来平的房子,就他目前的情况来看,首付还少五六万呢。萧峥的确是缺钱的。如果能从小月那里拿到一些钱,就能解燃眉之急,这房子就能买了,他和陈虹就能早日修成正果了。

可向一个女人开口要钱?这是不是太不要脸了?况且他当初救她,完全是出于一个正常人解危救困的本能,根本没想到她要报恩,更不会想到要钱。

所以,他现在也不能向她要钱,就笑笑说:“真没有其他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了。”

小月稍稍有些意外,大部分人面对钱和权,都没有自控力。而且,她的家人认为,一个基层小干部,哪怕心地单纯,肯定也会有些贪心的,他们认定只要谈到钱,萧峥肯定会开口。

可是他却没有。小月又问:“真没有了?你可别后悔哦。”

萧峥喝了一口普洱,道:“后悔啥啊。让你帮助换个工作岗位,结果却提拔了,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估计要成心结了。我可不想有太多的心结。”

萧峥的话多少还是让小月有些震惊的,他不仅表现的不贪心,还为她给他工作上的帮助心存感激,单这一点,就让她对他颇有好感。当然,这也只是习惯性的领导思维,并不涉及什么男女感情。她看着他,说道:“提拔的事,我倒是觉得你没有必要多想,只要你到了新的位置上,能多为当地发展、多为老百姓做事,不就没有问题了?我就是老百姓,你以后多为我们企业做事哈。”

萧峥知道小月后半句是玩笑,她有大企业,他这个镇干部能帮什么?但想想她说的前半句,觉得没错,道:“你说的也是。我现在条件比以前好一点,我能多做一些实事了。”

小月瞧着萧峥:“那你想做什么实事?”

这个问题让萧峥怔了一下,当初参加工作的时候,萧峥想做的事情是很明确的,想为家乡做点事。可后来,他发现自己非但做不成,而且工作都可能不保,才知道自己其实想的太简单了,在这乡镇里,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

所以,这些年来,他都不敢多想了。

现在小月的问题,唤醒了萧峥内心的想法,他说:“我想改变凤栖村开矿卖石头、破坏生态环境的现状。”

小月浅浅地喝了一口普洱,问道:“为什么?矿山有这么不好?”

萧峥道:“你的车子上次被山体滑坡砸坏的地方,就跟石矿开采有关系,山上的植物被破坏,水土流失,极容易再次造成山体滑坡和塌方。另外,不仅是凤栖村,全镇其他开矿的村子也一样,经常发生安全事故,村民断胳膊断腿的事也时有发生,以后说不定还会发生死人事件,到时候后悔就晚了。不仅如此,因为开矿,造成的空气污染、水污染,让所有开矿的村都烟尘蔽日,从青山绿水变成了秃山恶水,好多老百姓都得了肺病,村子里肺癌发病率比以前高了数倍。”

小月黑亮的眸子微微动了下,她道:“我只听说,开矿是县里的支柱产业,没听人说开矿还有这么多的负面影响。”

这两天,小月召见过经济部门的领导,他们一致的说法是,像安县这样的县,除了竹子、竹笋等,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农副产品,有的乡镇也搞了几年旅游,可也没什么大的收入,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因而大家都认为,靠山吃山,只能靠开矿卖石头,大家才能赚点钱。

然而,今天萧峥却告诉她,开矿存在这么多问题,危及百姓安全、健康和生命。小月有些奇怪,既然存在那么多的问题,为何上几任县领导班子都视而不见?

只听萧峥道:“因为你是来安县做生意的嘛,安县领导肯定只会对你介绍安县的好,而不会向你介绍安县经济发展模式中存在的问题。对了,小月,你们公司做什么生意?该不会也是想投资矿山吧?”

萧峥张口闭口称小月是做生意的,让小月总觉得很有些不适。可谁让她自己告诉萧峥,她是一个分公司的老总?同在安县政府系统,很快,萧峥肯定会发现她便是县委书记,不知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说她骗了他这么久?

不过,到时候,她恐怕也不需要再跟他联系了,所以也无所谓了。

小月的家人让她今天找萧峥,就是为弄清楚他还有什么需求?如果有的话,她的家人会想办法满足他,还萧峥这个人情。从此以后,小月当她的县委书记,萧峥当他的乡镇干部,不应该再有什么交集。

无论是组织上,还是小月的家人,对小月的未来都有一个清晰的规划,她的未来是被安排好的,只要一步步、按部就班朝那个方向走就好。这个规划,是不该、也不能被一个乡镇小干部所打扰的。

也正是因此,小月到任之后,一直保持着低调,大部分时候只是在县委办内部活动。如今萧峥提拔的事情也已经促成,下一步她也会按照组织和家人的安排,正常开展活动了。

因而,今天的见面,其实也是一次告别。本来此刻应该也已经散席了,可萧峥说起了石矿的事情,小月才多问了一句。如果各镇的石矿开采,真的存在那么多问题,倒是应该引起高度关注。她现在主政一方,对重要的问题都比较敏感。

当然,小月也知道,萧峥只是一名乡镇干部,他看问题的高度和全局性,或许存在缺陷。当县领导和当小干部,看问题的角度和视野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肯定不能只是听萧峥的一面之辞,小月想,得进行更深入的调研,再做研判。

小月道:“我们公司,不做石矿生意。”萧峥似乎颇感兴趣,追问道:“那你们公司做什么生意啊?”小月想想道:“我们公司跟老百姓做生意,给老百姓带去更好的、便捷的生活,我们公司也随之发展壮大。”

萧峥微微皱眉,随后笑着道:“你让我猜谜啊?让我想想……你们公司,是不是做超市的?跟老百姓做生意,给老百姓带去更好的、便捷的生活,那不是做超市的吗?我听说,县城里最近就开了一家大超市,是不是你们公司开的?”

小月不由失笑,道:“我们不是开超市的。所以你去那个超市,我也没法给你打折。”萧峥也笑了:“我也不是为了打折的事情。好了,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小月道:“当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好了,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聊到这里吧?!”

萧峥一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半多了:“吆,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不知不觉时间过得这么快!”小月也有些诧异,时间过得太快了。她不由想起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仿佛飞逝。

小月瞧了眼萧峥,心想,自己应该不可能喜欢他吧?这是不可能的,两人属于不同的阶层,有些人生是不可能重合的,她的家人首先不会同意。今天,或许是两个人最后一次单独待在一起。

小月站起身来道:“好,那我们走吧。”

两人往外走去,服务员陪着他们,小月说要买单,但服务员说老板交代已经好了。小月说,那就谢谢老板了。萧峥想,小月的生意肯定做得很大,这么高档的茶铺,都不收她的茶钱。

两人到了外面,到了路边的小型停车场,小月说:“这么晚了,你住哪里?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萧峥无意中瞥见了一辆奥迪车,就是上次被砸扁的车子,现在却完好如初,就跟新的没什么区别。

“车子修好了?”萧峥诧异地问道,在车身上摸了下,的确看不出曾经被砸过的痕迹。

小月点头道:“嗯,修了下,很方便的。”萧峥道:“你没有报案,也没跟镇上和村里说?”小月道:“我车子有保险,自己处理一下很方便,就不麻烦镇上和村里了。”萧峥苦笑道:“所以,镇上和村里没有人知道有省城奥迪车被山体塌方造成损毁的事情,我跟他们说,他们还认为我是做梦呢!”

小月朝萧峥看看,道:“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也就当是做梦吧。”萧峥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小月似乎是话里有话,但他也没有多想,道:“我自己有摩托车,我可以自己回去。”小月道:“时间不早了,你回镇上路也不好走吧?要不,你可以住在县城,比如安县国际大酒店,我可以帮你订房间。”

萧峥朝不远处的安县国际大酒店望去,那是整个安县最高的建筑,招牌在几十层的楼顶上闪烁,萧峥还从没住过这么高档的酒店呢。但他还是摇摇头说:“算了,我还是回镇上的宿舍吧,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小月一笑,也没多说什么,甚至都没有跟他说再见,就钻入了自己的车内,启动车子,驶出了停车场。

萧峥瞧着那辆奥迪远去,才骑上了摩托车,回了镇上的宿舍。

周末休息,萧峥回了一趟绿水自然村。萧峥是傍晚才到的,他也知道父母白天都在矿山干活,父亲是拖拉机手,母亲干做饭、熬茶等杂活,到五点多才下班。

因为村里无处不在的尘烟,家里不能开门开窗,没有通风的屋子总是泛着奇怪的味道。萧峥在外面久了,回到家里反而有些住不惯了。

今天的晚饭,萧峥从镇上菜市场带了一些排骨、鲫鱼、虎皮青椒回来,还带了四瓶泰酒和两包华烟。其中泰酒是在超市买的,华烟是平时跟着金辉下村的时候,村里塞的,现在可以用来孝敬老爸。

老爸、老妈回来的时候,萧峥已经将晚饭做了一半,老妈费青妹马上将锅铲抢了过去,说:“萧峥,你去休息,你去休息。”萧峥想把晚饭做完,费青妹说什么都不肯,萧峥也就没再坚持。

老爸萧荣荣也说:“萧峥,你过来,陪老爸抽根烟。”萧峥将两包华烟给了萧荣荣。萧荣荣一看,就笑着道:“这么好的烟啊。”萧峥道:“下村的时候,人家送的。”

萧荣荣道:“你看,当干部就是当干部,烟有人送。上上个礼拜,我碰上了村支书马福来,我敬了他一根烟。这个马福来,却对我说,‘你家萧峥,要是有你这么会做人,肯定能混得更好。现在,你儿子在镇上,日子不好过啊。’我猜,马福来是嫉妒我,他家儿子不争气,只能在村子里混。不管怎么样,我儿子是镇干部,抽的烟,也有人送呢。”

萧荣荣这么说的时候,在土灶旁的费青妹也朝萧峥瞧了一眼。

萧荣荣和费青妹都是普通老百姓,他认为儿子能当上镇干部,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能不能更上一层楼,倒也没有明确的期盼。

可是,村里的人,就是势利眼,看不起在镇上没前途的萧峥,还在他老爸面前说那种难听的话。

“爸、妈,你们儿子已经提拔了,我现在是镇上的党委委员了。”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小说《龙傲天下萧峥》 第18章 小月心迹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