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古今志怪物语

更新时间:2020-01-25 17:18:30

古今志怪物语

古今志怪物语 李浩庭 著

连载中 李秋白陆夕彤

独家完整版小说《古今志怪物语》是李浩庭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玄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秋白陆夕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仙有神仙烦躁,妖怪有妖怪的苦恼。长命百岁的嫌生活无聊,英年早逝的恨时运不好。良善未必寿终正寝,宵小自有天道不饶。前尘当忘则忘,旧事一笔勾销。(全文主打无厘头搞笑风格,风格比较跳脱,读者群827163...

精彩章节试读:

周弈懵了,直到现在他脑子还没有缓过来,就连今日的御门奏对,他也告了事假没有前往。他就是想不明白,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就会出现在自己头上?

看着堂下跪着的自己女儿与其旁边的小尼姑了结周弈心情有些复杂,你说他很气?还真没有,若是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男人私通,他可能会暴跳如雷,但是想到两个小女孩子在一起,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反感,反正二人怎么玩也玩不出什么严重后果,只当是二人小孩子心性。

但是若说不生气?他也很生气,因为这件事涉及到自己女儿的名誉,传出去不止女儿怕是要嫁不出去,就连自己的名声也得跟着受损,一时想不出解决办法的周弈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二人,心里一团乱麻。

周弈不说话,周小婉说话了。

“爹,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责罚就责罚我,与芷薇无关。”

“周大人,都是我的错,您别责罚小婉,都是我的错。”

周弈暗暗叹了口气。

“我哪敢责罚你俩啊?一个是我亲生骨肉,三代独苗。一个是佛门中人,释迦门徒。呵,我谁都惹不起,我能责罚谁啊。”

听周弈这么一说,周夫人不乐意了。

“不能就这么算了,这要传出去周府的脸往哪放!”说着周夫人恶狠狠的盯着了结,哪还有一点信佛人的慈悲神情。

周小婉面对母亲的目光完全不惧。

“我之前说过的话我可不会重复第二遍。”

见周小婉这般强硬,周夫人反而无计可施了,气得整个人像一个快要爆炸的皮球。

周弈为人还算比较开明,他也不想真的把了结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怎样,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办法。

“夫人,你是信佛之人,那这佛门中人的事情,就交给佛门中人解决吧。至于小婉,留你在家只怕又要生事,赶紧联系吴大人那边,抓紧把婚事办了。到了婆家兴许你就少些胡闹。”

周小婉哪会答应。

“我不嫁!”

“这由不得你!”

周弈这是人生中第一次对周小婉大声呵斥,一时间周小婉都有些错愕,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一旁的了结不停的拉着周小婉。

“小婉,别说了,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要活着,咱们总有再见的一天。”

周小婉何尝不明白其中的到底,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即是两情相悦,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分别?

不过周小婉想来想去,似乎也真的没有办法了,她完全不顾周围所有人的目光,毅然捧起了了结的脸,在其耳边小声说道:

“芷薇,你先回去等我。你放心,我绝对让这场婚礼办不成。等我这边的事办完了我就去找你,然后咱们一起离开这里,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一辈子。”

了结不住点头,她相信,也确信她一定会说到做到。

周小婉转身面对周弈夫妇而立,从怀中掏出了先前藏好的匕首。这一举动让周弈夫妇大为吃惊,生怕女儿想不开。

“你们不用那么担心,我不想死,相反,我还会好好活着。”

说着周小婉毅然割下了自己的一缕头发。

“我周小婉削发为证,只要我活着,我就护着江芷薇一天,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就杀了谁。任何人。”

看着周小婉坚定的目光周弈夫妇彻底怂了,周弈几乎是用怒吼着吩咐仆人把了结送回山去,不过显然,周弈夫妇对于女儿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对于了结,他们也是不敢动她分毫,毕竟周小婉的那一句“任何人”显然就是说给他俩听的。

又是一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这一天周府上上下下都忙的不可开交,不为别的,只因为京畿提督吴大人家公子的结亲队伍到了,周弈这半个月始终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这半个月周小婉倒是很乖巧,该吃吃该喝喝,好像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整个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一切好像都回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周弈这边出于担心,亲眼目送着自己的宝贝闺女上了吴府的花轿,心中一阵说不出的安然,这回总算是风平浪静了。送走了迎亲队,周弈虽说心中有些伤感,但女儿出阁,开心总比伤感多,竟是自己难得斟上了几杯小酒,吃着厨房做的小菜有些悠然自得。

但是他的自得没有持续太久,几个时辰之后,吴府传来了一个让他如遭雷击的消息。

“周小婉,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周弈不仅没觉得惊讶,甚至还有些赞叹。

“啧啧,好心计。估计小婉是知道自己根本逃不出家门,于是早就做好了打算,在迎亲当日再逃跑。而我出于面子问题,必然是不会叫对方有所防备的。”

想到这周弈笑了,心情复杂的摇了摇头。

“连人心都算得这么准,我的乖女儿啊,你要是个男娃该多好。就凭你这副聪明劲儿,咱们周家还能昌盛五十年啊!”

周弈暗自叹了一口气。

“走吧,走吧,都走吧,管不了,我也不管了,强求不得,强求不得哦。”

一瞬间,周弈的身影好像老了十岁,他再次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大门的方向一饮而尽。

。。。。。。。。。。

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的周小婉此时已经赶到了清心庵,虽说一路有些惊险,但是终究还是有惊无险。

揣好自己之前准备好防身的短刀,又将红盖头塞回到了衣服中。周小婉直接走进了清心庵,而此时的清心庵未逢法会,也不是初一十五,极为清静,除了尼姑便没有别人。所以一众尼姑们都对这个身着嫁衣突兀闯进山门的女子极为在意,抱着疑惑地目光看着她。

周小婉眼见马上得偿所愿,也不再着急,而是整理了下衣服走到一个小尼姑的面前。

“小师傅,请问了结师傅在何处?我有事找她。”

谁知这小尼姑一听对方找了结,宛如见了鬼一般,慌张的念着阿弥陀佛,转身跑开了。

周小婉心有疑虑,不过也没多想,而是转身找到了另一个尼姑。

“师傅,请问了结在何处?”

“姑娘找了结?”

“是。”

尼姑眉宇间闪过一丝踌躇,似乎是有些话想说又不能说。

周小婉再蠢也发现有问题了,一把抓住尼姑的手腕。

“师傅,是不是了结出事了?她怎么了?”

尼姑似乎以前和了结关系不错,左右看了看再无旁人,于是面带不忍的说道:

“施主来晚了,了结犯了大错,空闻师太罚她向佛祖磕一万个头忏悔,否则不许吃饭。但是了结她不允,她不觉得自己有错。最后她被空闻师太命人强按着向佛祖扣头请罪,了结。。。了结被活活磕死了。”

说到此处,尼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周小婉自然是不会相信的,她不停的摇晃着脑袋。

“不可能,你骗我。我父亲早就派人来了对不对?你们都是串通好了在骗我。”

尼姑见周小婉依旧不依不饶,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袖子,当下有些着急。

“施主若是不信,可自行去后山的新坟看看,了结就埋在那里,还是我亲自挖坑埋的怎会有错。”

周小婉意识自己有些失态,但是她就是不敢相信,好好地一个大活人,说死就死了?

不会的,这尼姑庵一定是收到了父亲的指示,合起伙来欺骗自己。

周小婉暗自摇了摇头,转身一路狂奔直奔后山,她倒要看看若是后山没有了结的坟墓,这些人如何作答。

路途中几次摔倒她都毫不在意,任是脸上被树枝划破流出了鲜血,她依然没有停留,她只是不断地四下寻找着,却偏偏又期望自己什么都找不到。

终于,在一棵矮树之下,她发现了一座小小的坟包,这块坟包明显比周围的土壤颜色新些,所以必然是座新坟,只是这小小的坟包前甚至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周小婉只觉得脑袋一瞬间晕了一下,那是气血上涌造成的晕眩。

她宛如失魂般一步一步的走向坟包,随后跪在地上。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深爱之人现在就躺在这里,她不信,所以她要证明。

她先是掏出怀中的匕首疯狂的挖起土来,但是虽然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仍然怕自己的匕首会不小心伤害到她,虽然怎样也无法相信她就躺在这里,但是她还是收起了匕首,用双手继续挖着,挖着。

周小婉本就是富家小姐,从来没有干过一点重活,体力自然也比普通百姓差很多,但饶是如此,她仍然一点一点的挖着,从正午挖到了日暮,从阴天挖到了细雨。

终于,她挖到了一只腐烂见骨的手。

她怔住了,因为在她的预料中,这是一座空坟,这坟中空空如也,她不在这。

周小婉摇着头继续挖着,她不信,她就是不信她已经死了,只要没亲眼见到她,自己怎么能相信!

又不知挖了多久,一颗腐烂的只剩半张脸的骷髅头就这样显现在周小婉面前,眼前的尸骨已经高度腐烂,而这具尸骨的头部显然是遭受过外力的撞击,明显凹陷了一大块。周小婉仍然安慰自己,也许不是芷薇,也许不是的,为了骗我他们还真是下血本,拿了一具尸体埋在这里,真是好算计。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是她不经意的往骷髅仅剩的小半边脸上一瞧,只见其眉角处赫然有一颗若隐若现的美人痣。

这回任是如何骗自己,只怕也说不过去了。

所以,周小婉哭了。大雨中她张着嘴声嘶力竭的哭着,但诡异的是她虽然悲痛欲绝,但是却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她只是无声的嘶吼着,无力的伸出手愤怒的砸着地面,一下,两下,十下,百下,直到双手已经不成人形。血肉外翻,她仍然没有停手。

她恨啊,她好恨。她恨父母将芷薇送回了清心庵。她更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坚持,也许只要她的话说得再狠些,也许父母就会妥协。。。她更恨这清心庵中害死了结的罪魁祸首们,但是,她最恨那个劝人以慈悲,却从不慈悲于人的佛陀。

“芷薇,这就是你虔诚的信仰呀,真好笑呀。”

她抱起冢中枯骨,整个人的眼神仿佛已经失去了生气,她就那样抱着心上人坐在雨中,抬着头看着倾落暴雨的天空。

她想起了一句话,那句话仿佛犹在耳边。

“爱了又如何,想了又怎样?我们都只是笼中的囚鸟我们永远都走不出别人的画地为牢。”

是呀,我们永远都走不出别人的画地为牢,再也走不出去了。她也曾向往有她远方,但此刻远方只作一场虚无的臆想,空留绝望。

周小婉已经记不得自己抱着了结的尸体坐了多久,她的身体仿佛超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她的灵魂去到了她们曾经约定的乡间田野,但可惜,哪里不存一人。

但是此刻她回神了。

看了看身前的小土坑,自己的挚爱之人居然到死连一块墓碑都没有,只因她弱小,所以连一个名字都不配拥有吗?

原来是这样。

她懂了。

原来反抗世界的后果就是沉入无尽的绝望,若是这般,那么好吧。

既然世人予我绝望,那休怪我不吝啬疯狂。

她又笑了,她拿出怀中的短刀笑了。

自己曾错失了一次守护自己所爱之人的机会,她知道那是永失,所以她不奢求再来一次。但好在还有些事情是她现在可以补救的。

想到这里,周小婉对着怀中的枯骨轻轻一吻。

“芷薇啊,不论是地狱门还是灵山道,你都等我一会儿。等我将那些虔诚的信徒送往极乐,我再陪你一起下地狱。”

说着,周小婉缓缓将了结放回了坟坑内,她没有将土填回去,而是用自己血肉模糊的手紧紧抓着匕首,向着清心庵走去。

她边走边笑,宛如一个自打出世的恶鬼。

小说《古今志怪物语》 第十四章:人世不逍遥(五)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