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更新时间:2020-10-15 16:35:00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云卷风舒 著

已完结 林宛宛孟容瑾

主角叫林宛宛孟容瑾的小说叫做《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是作者云卷风舒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风吹着他的长发飘逸,虽穿着甲胄,仍可见阳光里他俊美无双的脸庞,她知道,是他,她终于又见到了他。只是不想,再一次见面,她已是亡国公主,正是他,亡了她的国。就算是穿越的身份,也不能淡定面对这事。...

精彩章节试读:

“王妃,这是水,已煮好了“阿木递上来一大碗热汤,宛宛接过,叹了口气,却没有马上喝

“王妃,您还是趁热喝了吧,要不然凉掉了,喝冷的,王爷会怪末将的“阿木说

宛宛看了阿木一眼,苦笑道:“在他的心中,我无足重轻,他才不会管水冷不冷呢“

“王妃一定是误会王爷了,其实,王爷很在意王妃的,这水里放了姜,也是王爷特意吩咐的“阿木说,“末将在王爷身边呆了这么久了,还从未见过,王爷这么体贴一个女子呢“

宛宛看了看碗内的汤浮着淡黄色,原来是姜汤,天冷,她又怕冷,喝姜汤的确对身体好

可是宛宛一想起他对自己的冷淡,便生气极了,“你不要为他再说好话了,他这样的人,就活该没人爱!”

阿木轻轻一笑:“王爷没人爱没关系,只要有王妃您看,就可以了!”

“哼,我才不爱他呢!”宛宛一阵脸红,抬头见阿木在笑,更加难为情起来

“不许笑!”

阿木便止了笑,说:“王妃这么可爱,也难怪王爷会喜欢王妃“

他是她的末将,可他这话多少带了点调戏的意味,她有些生气,便说:“看在你刚才帮我煮姜汤的份上,我不追究你,往后可别再提到这个臭男人了什么王爷嘛,我呗!”

这时,辰逸朝宛宛奔过来了,宛宛拍了下脑门,我的天哪,这个讨厌鬼,难道想跑过来要她求救?

阿木说:“若是王妃不喜欢王爷,,根本就不会生气,王妃越是生气,就越证明,王妃在意王爷“

“你“宛宛正在生气,忽然,另一头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宛宛寻声看去,原来,那个吵闹鬼李婉如正在追着辰逸跑呢辰逸在前面如受惊的小兔子在跑着,而李婉如则边追边笑:“别跑呀,小逸子,再陪我玩一会儿嘛!”

晕,宛宛怔如木鸡,这可是在军营呀,她一个女子

阿木笑道:“看王妃的眼神,似乎与这个小逸子是相识的“

“你别胡说!”宛宛有些生气了,白了他一眼,“不要以为,在孟容瑾身边呆久了,就学了他的坏脾气了,自以为是,其实,你知道些什么,“

阿木便笑而不答哼,他这神情,分明就是在学孟容瑾!

这时,辰逸朝宛宛奔过来了,宛宛拍了下脑门,我的天哪,这个讨厌鬼,难道想跑过来要她求救?

都有人怀疑他们是相识的了,他怎么还傻成这样?

眼看那个笨辰逸就要奔到她面前了,宛宛连忙起身,一脚对着那篝火就是一踢,“啪“那篝火飞了出来,直对着辰逸就要打去

辰逸怎么说也是有武功的,马上就止了步,纵身一跃,避开了那堆扑面而来的篝火,可是,那篝火却朝着他身后的,李婉如飞过去了

“啊“李婉如张圆了嘴,大叫起来,可是她武功低微,哪里避得开,情急之下,辰逸只好如飞一挡,抱着李婉如就朝一边倒去!

“哗!哗!哗!”这篝火正好飞到了李婉如身边的地上

李婉如看到辰逸抱着她,脸瞪地就红了起来,辰逸却立马起身,不解地看着宛宛,那眼神似乎是在质问,是在心伤,为什么,为什么要投篝火给我?难道你想害我?

宛宛摊了摊手,所谓笨蛋就是笨蛋,多说无益

“多谢你救了我,小逸子“李婉如羞涩地低下了头,可是辰逸却气呼呼地走了

“小逸子,你怎么了“李婉如急忙跟了过去,“别生气嘛,小逸子,我给你买糖吃,不要生气啦,乖“

阿木看着,看着,重新去将篝火捡回来,生好,火光印在他的脸上,他笑道:“王妃果然是好身手,末将刚才可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宛宛可是出了一身冷汗的,她就怕那个笨辰逸奔过来,对她大声喊“宛宛,救我,救我“,要是这样喊,可就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幸好她反应得快,用区区一堆篝火,就将他给赶跑了

“知道我身手好就好“宛宛得意一笑,“好了,我饿了,快给我多拿点好吃的来“

“是,王妃“阿木答

青紫色的天空,没有一片云,斜逸而出的树梢上,突兀地是那落了花的残萼,地上落满了黄花风一吹,花飞扬,连同着沙,在月光里,腾起一阵白雾

容瑾四下查看到很晚,才步行回来天上全是星星,一闪一闪的,他抬头看了看,内心不免产生一丝的孤寂,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宛宛现在睡了没?

这是思念的声音,刚巧宛宛也在这个时候,从梦中惊醒过来,她翻了个身,结果衣服里所藏着的同心结掉了出来,她连忙捡起,拭了拭上面的泥,用手抓着,又晕晕睡去

容瑾回来,掀开马车帘子,看到车内的宛宛睡得正香,等等,她手中拿了什么?

同心结!正是那日他送给她的同心结!

容瑾全身一颤,外加一阵惊喜!

睡梦中的她,显得那么安静,纤细的手紧紧抓着那个同心结,同心结下的玉坠,随着她的呼吸在轻轻摆动着,而她的白嫩无瑕的脸,如婴儿一般还有着透明的绒毛,只有细看才看得到

那两瓣红润的娇滴滴的唇,如初绽的花一般,如抹了初榨的蜜一般,看着就想亲吻,容瑾心跳加急,他承认,在这一刻,他又忘记了隔在他们之间的深仇大恨,他想着的,只是靠近她,体贴她,对她好

容瑾伸出手来,想抚摸她的脸,可是,手快碰上她的脸时,她微微抬了抬下巴,发了一声听不清的梦呓,于是,容瑾的手,马上又伸了回来

他立在那里,深深地凝视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的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盖在她身上,然后,转身,退到篝火边上

阿木正侧躺在篝火边上睡觉,见他来了,醒过来容瑾按住了他:“不必起来,只管休息吧“

阿木便依旧躺着,报告道:“王爷,王妃晚上吃得很饱,也很早就睡下了“

“这就好“容瑾扬了扬眉毛,坐下来,这时,阿木将一盒食物送到容瑾手中,“这是王妃给王爷您留的食物“

容瑾唇角上扬,会心一笑,马上接过食物,“是吗,“一阵惊喜

阿木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说:“王爷与王妃这么相爱,可惜两个人却都不能跨过那一步,可真是遗憾哪“

容瑾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吃着,阿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容瑾捶了下他的头,笑道:“快睡吧,小小年纪总是唉声叹气的,小心早生华发!”

阿木便听话地躺下来休息了

夜风袭来,有些冷意,可是容瑾吃这顿饭,却吃得全身发暖,好像这饭里含了什么暖碳一般,他也是吃得特别香

而这时,他听到了打哈欠的声音,还是女人发出的,细微的,带着梦艺的,甜美得如清晨的红霞,将容瑾的心都给摇荡漾起来了

这丫头,醒过来了?

宛宛是真的醒过来了,她看到身上盖着的披风,便知道,是容瑾回来了

她抚摸着披内,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他还是关心她的,要不然,也不会弄个破披内盖她身上了

可是,恶魔现在在哪里?

他没有披风,一定很冷吧?

她连忙掀起车帘子,正巧,容瑾也在听到了她的哈欠声,走到马车跟头,四目正好对上了

四目相杀,难逃狭路,容瑾只觉得全身一颤,一阵冲动中,他曲脚上前,猛然抱住了她

她在他的怀抱里了,如在温暖的大海中,闻得到,他身上的体味,带了点淡淡的汗味

脸,发烫,染上红晕,她还是口是心非地骂道:“放开我,色狼!”

他笑道:“你是我夫人,夫君抱自己的夫人,何色之有,“更紧地抱着她,将她抱上了马车

她胡乱拍打着他,扭着头乱摇,他则将她放在马车里宽大的床上,轻轻一笑,“在外面过夜,只好将就一下了“

“你,你想干什么,“看到他在解腰带,她警觉地坐了起来,握紧了拳头

他将腰带解下来,放好,开始解自己的衣扣,笑道:“干什么?你瞧瞧吧,这张床搁这儿如此之宽大,我们两个人抱一起睡,绝对不会太小,难道你想让你夫君睡地上?这可会冻坏我的“

她后退,后背抵在车壁上,“不管怎么样,你不能碰我!”

“你又不是第一次被我碰了“他说得轻浮,她心里一痛,果然,他不是好人,只是想玩玩她的!

“走开,若是靠近我,我跟你并了!”她用脚踢他,叫了起来

他见她来真的,一伸手就抓住了她踢上来的脚,将她的小香脚放在鼻间嗅了嗅,笑道:“好香呀“

“色狼!”她又挥拳要打他,他另一只手又抓紧了她的手,她一手一足都在他掌握之下,这回,她可是不能再动弹的了

他正得意间,忽然发现,她哭了,他一怔,立马放开了她

本以为放开她之后,她会趁机冲出去,或是趁机打他暗算他,谁知,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捂着脸,痛哭起来,泪水滚滚而出,如汪洋大海一般,这倒委实吓了他一跳!

“你你哭什么,“他问,可是,她却越哭越响了!

“别哭嘛,是我错了不成了,我不碰你就是了“他急了,想安慰她,可是却不知怎么安慰她,平时的能言善辨,竟在此时派不上任何用场!

“我不想看见你,你出去,出去呀!”她拭着眼泪,对着他一阵狂骂

“好,我出去便是了,你别哭“他于是开始重新穿衣服

她哭声变得有点小了,他便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其实,若是换了别的女人哭,我压根儿不会理她,不知为什么,一听到你哭,我就的心,就会特别地痛“

她咬了咬嘴唇,哼了一声:“你想说什么?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你,欺骗我,玩弄我!”

“对,我是在欺骗你,玩弄你,可是,我何曾不是也在欺骗自己,玩弄自己!”他忽然用力捶打着自己的头,脸上是无限的痛苦,“其实,我不想再骗你了,宛宛,我真的喜欢你!”

他那宽大的怀抱,又圈住了她小小的身体了,只是这次,他抱得更紧,更加郑重

小说《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第1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