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纪云禾鲛人

更新时间:2020-10-16 14:00:24

纪云禾鲛人

纪云禾鲛人 九鹭非香 著

已完结 纪云禾长意

主角叫纪云禾长意的小说是《纪云禾鲛人》,它的作者是九鹭非香写的一本古代虐恋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是驭妖谷最厉害的驭妖师,却为一只鲛人谜了心。...

精彩章节试读:

纪云禾感到戒律堂前的时候,平日里看来威严无比的大殿此时已经塌了大半,雪三月两只手上带着手铐,然而中间相连的玄铁链已经被她扯断。

她脸上挂了血,目中寒芒如刺,戒备的盯着所有站在她对面的驭妖师。而离殊……

被她护在身后。

和那来报信的人说的一样,这个猫妖,并没有任何举动,即便到现在也没有帮着雪三月拦上一拦。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挡在他身前的雪三月,目光说不出悲喜,仿似里面藏了千言万语,又仿似什么都没有。

“谁都不能在我面前将他带走。”雪三月说着,仿似在赌咒发誓。

纪云禾粗略一算,她面前的驭妖师少说也有二三十来人,有人已经在先前的打斗中受了伤,暂时的歇息间也没有人放松,众人都祭出了法器将她盯着,时刻准备着要上去制服她。

只有站在最前面的林昊青并无任何动作。他盯着雪三月,沉着声音缓缓道:

“雪三月,你是我驭妖谷最得力的干将,谷主对你向来赏识,处罚这猫妖本是有意保护于你,驭妖师与妖怪之间的界限,你还不清楚?怎生如此糊涂!”林昊青道,“这不过一只妖怪,奴隶而已,你若需要奴隶,此后我上禀谷主,再与你找一个便是,区区妖物,何至于让你犯此打错。”

“离殊不是我的奴隶。”雪三月一字一句道。

在场驭妖师闻言,皆是一惊。

纪云禾心里打了个突,这样的场合,雪三月一心护着离殊,恐怕说出的话对她更加不利,她当即推开面前的人,穿过层层阻拦的驭妖师,行至林昊青身旁:“雪三月。”

她唤了雪三月一声,沉着的看着她,愿能暂时稳住她的心神。

雪三月听到她的声音,果然直勾勾的望向了她,眸中终于稍稍流露出几分暖意来,纪云禾安抚她:“你且让离殊与我走,我知道你是个心软的姑娘,与离殊在一起这么多年,难免有了战友情谊。”她想办法将雪三月把这窟窿兜住,

“但是现在既然有人对你们的这份主仆情谊起了怀疑,为你也好,为他也好,为了驭妖谷也好,你最好暂时舍弃一下这份情谊,你让离殊随我走,你放心,驭妖谷不会随随便便浪费一个妖怪的性命。”

她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林昊青在一旁瞥了她一眼,他听懂了纪云禾的言下意,纪云禾相信雪三月也一定能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现在没办法了,从权之际只有让她与离殊断绝协议,至少先保住她和离殊的性命,她不会让人伤害离殊,哪怕是献给达官贵人们,总好过她现在在之这里与整个驭妖谷相抗,僵持不下,两败俱伤,无甚好处。

在驭妖谷这么多年,纪云禾从来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她的行事准则很简单,出事了,不要紧,先保住性命,拖着,拖到以后,大家都还活着,就有变好的可能。

事实上,她这一套行事准则也相当的实用,至少保了她和她身边的人这些年的安稳。

不容易,但总要活下去,才能看见希望。

而雪三月从来都很佩服纪云禾的急智,她很少有与纪云禾意见相左的时候,但此时此刻,雪三月却没有动。

她直愣愣的望着纪云禾,隔了好半晌,她因失血而苍白干裂的嘴唇才轻轻颤抖道:“不,和离殊的协议,我不能解除。”

她的拒绝,让纪云禾感到惊讶。纪云禾沉默了片刻,声音重了些:“你清醒点,现在不是犯糊涂的时候。”

她已经受伤了,就算她再厉害,这里是驭妖谷,有数百名驭妖师,谷中,谷外还有两层结界,她逃不出去,也不可能杀光这里所有人。

僵持下去,她只有死路一条。

雪三月回头望了离殊一眼。

她眼神中带着三分绝望,而离殊却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哪怕四目相接,他眼里也没有分毫波动。雪三月却颤抖了唇角,她回过头来,更加捏紧手手里的刀:

“我不会解除协议。”她眸光一转,将在场的驭妖师都扫了一眼:“他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纪云禾心里一堵,她不懂雪三月为什么如此执着于一个契约,明明……她平时也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人啊!

旁边林昊青声色一冷:“对一妖物如此执迷不悟,实在糊涂,将她给我扣了,强行斩断契约。”他一声令下,纪云禾带要想拦,可身后全是林昊青的人,他们齐齐出手,径直扑向雪三月。

“休想!”

雪三月面若凝霜,一声大喝,以刀刃划破手掌,鲜血染红刃口,长刀登时红光四射,杀气大涨。她凭空一砍,巨大的灵气裹挟着凌厉的杀气呼啸着向驭妖师们压来。

纪云禾手中拈诀,刚要掐个结界挡在面前,却觉旁边光华一闪,竟是林昊青已经布下了一个结界,一道将纪云禾护在了里面。

纪云禾转头看了林昊青一眼,抿了下唇角:“多谢少谷主。”

随着她话音落下的,是面前灵气恶狠狠撞在结界上的巨大轰隆声。

林昊青没有回头:“你还是想想这雪三月如此负隅顽抗的理由吧。”他的声音不大,隔着结界,外面的人也听不到林昊青的声音了。

纪云禾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只觉得林昊青说这话,来得怪,并不是他这话怪,而是说这话的人怪。现在,应该没有谁比林昊青更希望雪三月出事吧。然而他这话语里却掺杂着几分对纪云禾的忧虑与提醒……

不知道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纪云禾现在却没心思关注那么多,林昊青说得有道理,雪三月宁愿死,也不愿意解除与一个妖怪的契约。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

驭妖谷里面与冷面雪三月熟悉的人并不多,但是大家都知道雪三月听命于纪云禾。现在事情闹得这般大,连戒律堂也给拆了,谷主问罪,纪云禾必定首当其冲。

若是雪三月与手下妖怪相恋的事被捅到朝廷里去,指不定朝廷又以此为借口,对驭妖一族再一次打压,例如——收回他们养妖怪奴隶的权利。

而驭妖师有一个强大妖怪作为奴隶,在如今这个平庸的时代,已经成了许多驭妖师力量的最重要表现之一。

不能让朝廷对驭妖一族有更多削弱了。

纪云禾管下的人犯下这样的过错,谷主迁怒,必定则罪于她,其他人或许会猜测谷主会以不让纪云禾再驯服鲛人,但纪云禾心里清楚,鲛人这事,她还是会继续驯下去的,老头子想要的,不过是让她给林昊青压力而已,但那个阴损的老头肯定又会想办法在其他地方整治她,必定少不了一顿痛苦责罚……

然则此时此刻,纪云禾思考后面的事却也是太早了,当务之急,是将雪三月劝下来,拦住她。

纪云禾抬头,但见雪三月手中鲜红刀刃不停挥舞,所近身者皆没有落得好下场。

她是很强大,可能强大多久?

纪云禾心下沉凝,瞅准时机,本欲自己上前动手,将雪三月拦下来,可她这方刚掐了个诀,忽见天空之中白光一闪,纪云禾对这白色身影再熟悉不过,那是林沧澜手下驯养的妖。

谷主的妖奴……

白光转瞬便飞自空中转落下来,径直冲雪三月杀去,来势汹汹,甚至推开了前方阻挡她的那些驭妖师。

雪三月眸色沉凝,长刀向前,向着白光所来的方向,劈空一砍,携着动摇天地之力,“轰”的一声,鲜红刀刃与那白光轰然撞击。

其力道之大,涤荡出的力量径直将旁边的驭妖师全部清扫而去,坍塌破败的戒律堂残垣断壁被全部荡平,狂风卷起来的尘埃在空中狂舞旋转,不停的击打着这方林昊青的结界。

纪云禾紧皱眉头,结界之外,已经是一片尘土飞扬,别说人,连太阳也已经被遮蔽。

“父亲到底是出手了……”林昊青呢喃。

林沧澜年迈,除了在厉风堂前听议,做下关于驭妖谷未来走向的决策,并不再过多干涉驭妖谷中驭妖师们的举动,也放任纪云禾与林昊青相斗多年。

他身边一直跟着的妖奴也极少在驭妖谷中出现,纪云禾除了每月拿药时能见她一面以外,其他时间,就像根本不存在于这世间一样。

而关于林沧澜身边这妖奴,不知止是在驭妖谷,甚至是站在整个驭妖一族间,都极为有名,没人知道她的原身是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跟在林沧澜身边的,只是林沧澜在驭妖谷的时候,这个黑发的女妖怪就一直跟着他,做他的妖奴了。

无比忠心,从不多话,为林沧澜办下了不知道多少能见人和不能见人的事情。

比起其他驭妖师,这个妖怪才更像是他绝对信任的亲信。谷里的驭妖师即便在看不起妖怪,也不由得称她一声瑾瑜姑姑。

而今瑾瑜已经出手,便可见林沧澜对如今这场驭妖谷里的骚乱已经忍无可忍。

雪三月恐怕……

纪云禾还没来得及想完,便见面前狂风呼啸一过,尘埃尽数去,一片废墟之中,空空立着两人。

妖奴瑾瑜手中的剑,剑尖停留在雪三月的心口之处,而雪三月的长刀离瑾瑜的颈项不过也只有两寸距离。

两人僵持未动。

只有离殊站在雪三月身后,全程都是诡异的沉默。

“你不是人。”瑾瑜开了口,“你与我相斗,使的不是驭妖术,是妖法。”

此言一出,纪云禾心头陡然一凉,她惊诧的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着雪三月。而不止纪云禾,旁边的林昊青也是怔愣非常。

那些被狂风刮得匍匐在地的驭妖师们更是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齐齐望着雪三月。

没有人与雪三月这般动过手,大家都只知道,在她十六岁之后,她的力量已经深不可测,不管是驭妖师之间的比试还是外出除妖,雪三月都不用用尽全力。

像今日这般与瑾瑜的争斗,当真是一次也没有过。

“可你身上没有妖气。”瑾瑜声色薄凉,只是在冷静的分析,“你到底是什么人?”

雪三月紧闭双唇,静默不言。

“好了。”

直至此刻,一直在雪三月身后沉默的离殊终于开口了。而他一出言,雪三月脸色便更白了三分,“解除契约吧。”离殊说着,自己面色也是沉凝,“是时候……”

“闭嘴。”雪三月命令出声,言语带着驭妖师对妖奴的命令。

这是驭妖师的言灵,一旦驭妖师命令妖奴行事,则妖奴便无法反抗。

离殊果然没有说话。他被驭妖师的命令封住了口舌。

而此时,瑾瑜却倏尔身形一转,蓦地消失在了雪三月的刀前,雪三月眸光一转,毫不犹豫,侧身过去,刀刃挥动,径直对着离殊砍去。

刀刃未砍中离殊,但却砍中了飞身过去捉离殊的瑾瑜。

刀刃嵌入瑾瑜的后背,而瑾瑜却像是毫无痛觉一样,一把扯下了离殊左边的衣裳,露出他的肩与胸。

在那胸口之上,有一个妖怪与驭妖师之间缔结契约的印记,但同时,在那印记的旁边却有一个腥红的小点:“哦,换魂术。”瑾瑜一开口,声色难掩受伤的沙哑,而她身体却没有半分颤抖,“这么多年原来竟未曾发觉,在这驭妖师身体里的,竟然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妖怪。”

换魂术……在雪三月身体里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妖怪……

纪云禾慢慢理解出这话背后的意思,登时整个人如被重击,一下就懵了。

她……这个妖奴的意思,竟是,一直在雪三月身体里的,作为雪三月生活着的,受她威胁,成为她朋友,与她一同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的……

并不是雪三月,而是个妖怪?

一个占据了雪三月身体的妖怪?

那这妖怪是谁?是猫妖离殊吗?如此说来,那在猫妖离殊身体里面的那个魂魄,才是真正的……雪三月?

小说《纪云禾鲛人》 第十二章 什么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