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叫姜河家住岭南

更新时间:2020-10-19 10:31:05

我叫姜河家住岭南

我叫姜河家住岭南 老黑泥 著

已完结 姜河灵瑶

《我叫姜河家住岭南》的主角是姜河灵瑶,老黑泥是该小说的作者,小说内容非常不错,情节新颖,小说中的每个人物刻画传神,非常的精彩。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三口血棺

借助朦胧月光,我心中哆嗦的看向窗外,那诡异老太婆的身影消失了。

刚刚的那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似的。

我缓了缓神之后,才发现屋里已经漆黑一片了,想起了老爹的交待,急忙将那熄灭的油灯再点亮。

刚刚那老太婆是人是鬼?

就在我心中打颤的时候,我听到茅草屋后面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茅草屋后面不远处就是爷爷的墓穴,难不成是那诡异老太婆想挖我爷爷的坟?

我想要出门去后面看看,但是想到老爹的嘱托,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出门,加上那诡异老太婆确实让我心惊胆寒了,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斑驳油灯,挪不动脚步。

后面那怪异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间一道凄厉的惨嚎之声从茅草屋后面传来。

“老八,你竟敢算计我......”

惨叫哀嚎之声戛然而止,周围恢复了死寂。

发生了什么事?

我咬咬牙,心中给自己打气,正准备出门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破碎的窗户那边闪过。

“喵呜~”

一只黑猫,蹲在了窗台处,幽绿的眸子盯着我,猫脸上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不敢动弹了,腿有些发抖,死死的盯着黑猫,就这样僵持着。

过了一会之后,看到黑猫没有丝毫要动弹的意思,我壮着胆子撵它都撵不走,反而被这畜生在我的右手背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我痛呼着包扎手背上的伤口,怒骂着那畜生,一时没注意将手上的鲜血抹到了那盏斑驳的油灯上面。

“呼呼......”

油灯上的灯火,原本很微弱,这时候莫名的暴涨了一截,吓得我差点将这油灯扔掉了。不过,随后油灯火焰恢复了正常,而窗台上的那只黑猫在这时候瞳眸也剧烈紧缩,竟然流露出了人性化的复杂神色。

我没有再**那只黑猫,那只黑猫就像是泥雕似的蹲坐在窗台处,一副不准我离开茅草屋的架势。

就这样,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天刚蒙蒙亮,那只黑猫从窗台那边消失了,我急忙拿着那盏油灯走出了茅草屋。

茅草屋后面的墓穴,被挖开了一块,棺材盖也有被撬动的痕迹了,看到这一幕我又怒又惊。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直接朝山下跑,赶紧把这事告诉家里才行。

当我回到村里的时候,发现我家门口很热闹,围满了村里的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

三口血红的棺材,摆放在我家院门正门口。

我怒了,忍不住吼道:“谁干的?那个王八羔子干的这缺德事?出来,老子弄死你!”

围观的村民没有吭声,没等我继续骂,被站在门口的老爹直接一把拽进了家中。

老妈的眼睛红肿,似乎刚哭过似的,老爹的脸色黑的足以和锅底相媲美了。

“爹,是哪个弄得这一出?这不是咒咱们一家子吗?......”

没等我骂完,老爹阴沉着脸打断我的话,说道:“你昨晚在山上守夜,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有没有走出那间茅草屋?油灯有没有灭?”

听老爹这样一问,我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心里又是一哆嗦,急忙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被那黑猫抓伤了?”老妈惊呼,露出了惊恐之色。

“油灯灭了?”老爹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老爸老妈的反应让我有点糊涂了,他们关注的重点似乎有问题,难道不该关心爷爷的坟被扒开的事情吗?不该关心昨晚那个诡异老太婆是什么人吗?

老妈抓着我受伤的手背查看,我刚开始还没在意,但是解开了包扎的布之后,我才发现手背那几道伤痕变得乌青发黑了,像是中毒了似的。

老爸急忙跑进了厨房,抓了一把糯米出来,按在我的手背上。

顿时,我感觉手背一阵刺痛,像是被滚烫的油浇过了似的,忍不住痛呼出声。手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冒出了缕缕黑色的血,同时还有淡淡的黑雾出现。几个呼吸的时间后,血液由黑变红,刺痛感减弱,老爹老妈才松了一口气。

“这怎么回事?”我倒吸着凉气擦拭着有点腥臭的黑血,心惊胆颤的询问着父母。

“你们娘俩在家里待着,哪都别去,我上山一趟!”

老爹似乎有些暴躁了,眼睛有些赤红,喘着粗气咬着牙走出大门,招呼了几个平日里要好的村民一起扛着铁锨上山了。

家门口那三个血红的棺材,老爹老妈似乎都不理会了,老爹带着人上山之后,老妈也急匆匆的出门了,说是去镇上一趟,让我留在家里别乱跑。

老爹老妈似乎瞒着我一些事情,等他们回来之后得好好问清楚才行。

临近中午的时候,老妈还没回来,老爹他们上山的一群人倒是回来了。

老爹回来之后就阴沉着脸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倒是我家的邻居柱子叔跟我说了老爹他们上山的经过。

老爹他们上山之后,准备把爷爷那被扒开的墓穴填好的,结果老爹却二话不说的掀开了爷爷的棺材盖。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棺材里并没有爷爷的尸体,只有一堆蝎子和毒蛇的残尸,支离破碎腥臭不堪。在棺材底正中央的位置,还有一只干瘪的黑猫的尸体,估计死去很久时间了,跟着老爹上山的那些人都吓得不轻。

爷爷的尸体去哪了?

那只黑猫干尸,难道就是昨晚我见到的那个?

我惊疑不定,想要询问老爹,但是老爹房门紧闭根本不理我。

正午之时,老妈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是一位身着白背心大裤衩的老汉。这老汉我也认识,是镇上东街寿衣店的老李头,爷爷每年下山和我们团聚的那一天,老李头都会带着酒菜过来和爷爷喝上半天,算是爷爷唯一的朋友了。

老李头看都没看门口的那三口血棺,进门就直接抓我的手背,盯着我手背上的伤口,脸色凝重。

“李叔,您想想办法!”

老妈急切的说道:“我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想让娃子在山上守一夜的,但是老爷子临走的时候说不会出问题的,结果您看这事......”

老李头没有回应老妈的话,而是对我沉声说道:“你爷爷的那盏油灯,你带下山了吧?拿给我看看!”

那盏油灯被我扔在了床上,我刚要回屋去拿,老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的看着老李头,沉声说道:“李叔,您回去吧!这事,您老还是别插手了!”

老妈急了,刚要说什么,被老爹狠狠的瞪了一眼,厉声呵斥道:“你少添乱子,回屋!”

老妈又急又怒,吼道:“姜怀义,你爹这是明摆着要拿娃子挡灾,你不管娃子的死活,我得管。娃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们姜家这么多年守着那狗屁的‘守山人’名头,本就不祥,我不想让我儿子也跟着遭殃......”

“你......“

老爹双眸赤红扬手想要打老妈,我急忙拦住,老妈流着泪瞪着老爹,一副很倔强的样子。

“咳咳......”

这时候,老李头清咳几声,很认真的看着老爹,说道:“怀义,把你爹留下的那盏油灯给我,那是个祸根。交给我,我保证你们一家三口无事!”

小说《我叫姜河家住岭南》 第2章 三口血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